海星培力/论述与实践/第九次上课/分组讨论/统整

来自福留子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议题一:

从这些案例,我可以得到哪些洞察或启示?这对于我的梦想或我的教育工作有什么含意?
学员一:
听完这些案例,觉得台湾的老师好多好丰富。我以前觉得做师培的意义感很远,但现在觉得这样可以影响感动很多人。
学员二:
反馈上一位同学的想法。在台湾前导型老师人数从来没有超过5%,例如我现在要推部分班级辧理实验教育,阻力很多。
原因是因为这些老师是少数。台湾的教育现场是一个铁饭碗的教育现场,是一个平庸文化的现场,只因为实验教育的出现,好像这样的老师很多,但其实在现场上这样的老师还是少数。
詹老师:
不过,跟芬兰比较,台湾的教师社群算是多了。教师社群是非常有自主学习的重要力量,可以相互支持,知识交换
教师社群里的交互分享、学习的力量比政府办的活动强。

议题二:

在早期九年一贯课程的架构下,有些教师或校长(如上述案例)就能进行这类创新,比目前某些“实验学校”更具实验精神,并提供体制内学生许多自主学习的空间,为什么其他教师或校长办不到?

知刚
这个议题隐含着一个想法是所有的老师和校长都应该要创新,如果所有的人都做得到这点的话,那就是体制教育,就不会是实验教育的范畴。
为何做不到:时代的开拓者本来就会是少数者,慢慢变多,整个社会氛围会慢慢接受这件事情,也就是这样12年课纲才会有所更改和修订。
与其说是12年课纲会带来更多的弹性空间,诱发更多体制内创新。不如说是整个潮流就是走到方向上面,它会越来越多,直到成为体制教育。到时候实验教育就在去发现需要开创的新大陆。

士贤
以教师角度来说他不一定会自主学习,老师一个人要带那么多学生如何协助学生自主学习,帮助到每位同学。
校长的角度是毕竟台湾还是走升学主义要考试,虽然有多元入学方案,但家长还是会担心孩子没能学好,这股压力将反扑到学校,校长会有这个压力在。

詹老师
如果有A1的创新,那A1确实就不再创新了。但是大家就可以开始思考A2的创新。所以那个创新是跟过去比较的问题,不是跟其他人比较的问题。的确当你刚推出A2时很独特很创新,若多数人也都有A2时,你就不再独特与创新。那就继续想A3。时间性演化的观点去看创新,应该永远存在。对所有的学校应该都存在。
对体制内学校办不到的原因:

  1. 人数太多
  2. 进度压力
  3. 升学压力之类的

我的问题就是为何这些案例一样有上述的限制在,仍可超脱这些压力,这是原先设计此问题目的,其他学校会以此为借口,因此以上的回答尚未能满足我的期待。

铃谕
詹老师分享的学校创新的案例中,发现一些特征:基本上都是学生人数较少的学校,学校可能在经营上遇到困难,要从事教育创新的阻力是否会比较少一些?
在市区型的学校中观察到以小学来说的一种趋势,就是看校风,家长会用脚来投票,想去实验学校就去实验精神较浓厚的学校,想去升学的就会去为升学服务较多的学校。到了国中阶段就更明显了,会卡到一个考试。即便国小是活泼多元的,到了国中就要为考试而做努力。
在国中端的改革是比较难的,我家的孩子在学校就遇到一个很有趣的老师,数学老师评价非常两极,有一半的家长会觉得老师非常不尽责,是一个不适任的老师;但有一半的家长会觉得这是一为活化教学的老师。每次开学时家长群组会吵架,要不要要求学校把这位老师换掉,一开始还不明白为何会如此,深入了解后发现应试派的家长觉得老师给的作业不多难度不够难,我的小孩在考会考的那天一定会考不好。反之,就会觉得老师教学非常活泼,可以引导学生思考,学到数学应该学习到的能力。同一个班级就会遇到这样的状况,佩服这位老师从一年级到三年级都坚持着自己的教学方式,他会不断的跟家长沟通,他一定要沟通到一个点就是你的孩子去考会考时数学一定不会有问题。他要为自己做出这样的保证,为自己的实验教育创新的教学理念争取权利。
另一个现象就是高中阶段,因为大学入学方式多元,有较多老师会因为108课纲去做更多、有趣、适合学生的课程设计。

詹老师
分享的几所教育创新学校确实是比较中小型的学校。台湾的千人大型学校,能否有学校型教育创新可能会比较困难。如果是局部课程、局部领域或者是部分教师是比较有可能,如丁丁要推动部分班级办理实验教育。
至于教育阶段来说,整体观察国中阶段是较困难的,比小学阶段困难许多倍,当中可能最大的原因是升学压力。 升学压力确实会导致教师和家长在教育理念上的分裂,升学派和反升学派的分裂。策略会有很大的不同,在策略、生态、价值观、教学态度、课程内容等会完全不一样。

知刚提问
谁来承担实验教育实验失败的结果?不论在主客观来说的实验教育失败,这件事情会对现场的老师、家长、学生和家庭造成很大的压力。以自学现场的家庭来说,遇到家长无时无刻面临着庞大的压力,不论时来自自己内心的,我这样的选择对小孩的未来真的是好的吗?还是来自于周遭社会的。 如果今天是一个学校,它怎么能够代表这些孩子去决定学校要转做实验教育? 难道是把所有小孩的家长都找来,一起讨论过一遍吗?

丁丁回馈
前年均优论坛找了台湾教师工会联合会的理事长、秘书长,还有实验教育中心的郑同僚,在同一个场合中对谈,因当时体制教育的教师会长的论调:谁来承担实验教育白老鼠受害的责任? 我当时特别强调:禁言“白老鼠”三个字。 全部体制学校的学生都是灰老鼠,已经验证失败了。那需要承责,为什么我不要做灰老师,当白老鼠就要有承责问题,而灰老鼠就不用有承责问题。
这件事情的逻辑,设想和提问本身是谬误的。
现实压力确实是巨大的,当一个家长帮他家小孩选择实验教育,他家的亲朋好友确实是会给蛮多的压力,小孩要考试名列前茅。我想这是社会惯性,这些亲戚朋友还活在旧的时代,未发现到台湾社会相较几个东亚社会已经迈入多元社会的门槛,也就是台湾社会已经相当程度的“去金字塔化”。
他是用高度金字塔化社会,像韩国的社会想像当成台湾的社会,最近韩国非常红的电视剧:SKY Castle天空之城,可看到韩国整个社会金字塔化结合政治、教育金字塔化,导致老百姓没有出入。台湾已经过了那个阶段,是一个相对多元的社会,假使认为考赢了就能在台湾社会占到多少便宜,会是一个预测上的偏差。
考赢的可能去科学园区爆肝,可能不到40岁就健康耗竭了。 相对来说在台湾做哪些事情会比较有保障的,像水电工、以前是清洁阿姨现在是清洁妹妹,生意好到应接不暇。在日本叫做家政妇,在台湾几个大的劳动合作社都是清洁业的。
如果希望台湾小孩有前途,做那些AI无法取代的,绝对是职涯上的首选。

詹老师回馈
用我的话来说,所有的学校都在进行实验。传统教育也在进行某种实验,因无法百分百确定目前所采用的教学课程和方法是绝对有效的,因此有某种不确定性存在,有这种不确定性存在时,就会有某种程度的实验。我们也是因为对传统教育有些不满意,才会追求创新与进步。也就代表说传统教育或体制教育有某种程度的失败,才会导致想要追求创新与进步。
广义来看所有教育都在某种的实验当中,不只是教育这样,严格去看,国家的社会制度、经济制度都是在某种程度的实验之中。 如推动全民健保是一个社会福利的制度,能说它是一个完美的制度吗?它也是有一大堆的问题,如有人浪费健保资源等,也是拿全民当白老鼠。
严格讲有很多社会、经济、政治制度,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还是社会民主政治制度比较好? 两岸的政治制度都在进行一种实验 大陆在进行所谓的社会主义或者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在进行一种实验 台湾在进行所谓的民主或者是某种版本的自由主义、自由民主主义或者某种程度的资本主义结合,这些也都是一种政治实验。我的观点是实验无所不在。
第二观点是成败的指标,传统教育:升学指标,用分数来看可能是成功的。如果换一个指标,如学生未来终身学习的素养、学习的动机、动力、未来适应的能力、未来的想像力创造力、美感素养等等,也许实验教育就会有成功的机会。 成败的判断要看用什么指标来认定。
实验学校的机构或团体,在选择学生时,非常重视跟家长的晤谈,让家长清楚知道理念,将来家长或学生要来看成败,或为孩子选择的教育究竟是对的或错的选择,要用对指标来评断。 用错指标用错的标准,成败的判断会完全不一样。

目前的12年国教课纲带来更大的弹性空间,会诱发更多的体制内创新吗?

士贤
会有多一点,还是会卡在应试教育的问题。如果没有应试教育的话,体制内的创新教育将会蓬勃发展。

典义
108课纲之后会更好,适性扬才终身学习,关键点开始间接强迫高一开始启用学生学习历程档案,已开启一扇窗,只是校长、老师、家长不清楚。升学方式多元,目前台湾多元申请入学已经约50%,学测+备审资料(学习历程)是跟家长论述学生多元发展评量、行行出状元的机制,甚至说高中毕业不一定马上升学,用一套浅显易懂的方式提供新的资讯让家长明白,那108课纲的创新会持续发展。透过适性发展、学习历程,每个学生都是唯一的取代过去的拼第一。

詹老师
12年国教刚开始,而且推动学习历程档案,因未被纳进升学的考量之一,是大学参考选才的资料之一,以致于学习历程档案变成高风险测验之一、高风险评量之一,这样在某些学校已经带来考试压力所扭曲的景象。
本来学习历程档案是一件好事,是多元评量的一种,比较能呈现历程,让其他人看到学生成长的轨迹,让学生看到自己成长的变化进而产生信心,有很多的好处。可是当它被纳入升学的架构,有升学的压力有竞争性存在的时候,被产生很多琐碎的要求、被禁止了很多的东西,然后被增加很多奇奇怪怪的条件等等,就开始产生一些扭曲的现象。
我发现了被扭曲的现象,担心这些扭曲,但是还想不到有什么方法可以导正或防范,是一个头痛的问题。 台湾数十年来的教育改革都有这个问题,不管原先的目的是多么的良善,或原先的设计是多么的良好,只要一遇到升学压力,只要一被纳入升学的架构,就会开始被扭曲,这个问题一直都无法被彻底解决。

典义

  1. 被扭曲那段的关键点只要在大学端设计选才游戏规则时,不要被高中学习历程绑架,保持那个良善面。高教量尺指标多元价值选材,不要变动变成单一价值,就不会恶性循环。
  2. 将这些观念推广到高中,高中教务处会把这个搭配升学,高中辅导室当做生涯辅导当作适性扬才在谈,简单来说辅导室谈唯一每个独一无二,教务处谈的是从升学拼第一要转换成唯一会有一段阵痛期。

知刚
大学松绑是没意义的,进了社会后公司行号在选择人才时,即使可以教育部的力量去控指大学端的选才,但大学毕业后公司企业选材时是无法控制的。这件事情可能20年后就有解了,因为将来是大数据就会自动挑人了。

典义
对企业用人有误解,越大型或有人力资源部门的公司企业选才,第一步骤不是看学校,会用人格特质测验,类似国中赖式人格测验,测EQ情绪稳定度,不是所有公司都看学历来评断的。

詹老师
社会价值观多元化是最大的关键,价值观更多元的话,就会更松绑企业和大学选才的考量。 观察多年来邀请企业到大学分享选才的标准、对大学生有什么期待,观察的结果是企业界的选才标准比大学更宽广,企业界比大学还要更多元化,大学有点陷入排名结构,以至于在选才方面多元化程度还是远远不及。
寄望丁丁一开始的判断是对的,台湾已经进入多元文化的社会,多元文化的价值观是最大的关键。

议题三:

即使是体制内学校的学生,也需要大量的自主学习,为什么?
自主学习的能力与动力对于他们的未来会有何影响?
有些体制内学生被养成“饲料鸡性格”,上课时只期待被喂养知识或灌输观念,却讨厌需要主动学习的任务或懒得花时间思考,这类态度对于他们的未来又可能产生何种影响?

学员一:
我觉得对于“体制内”三个字,二岸其实有不同的认定。在大陆做创新教育的人是不会有,想要改变国家课纲学习的想法。在大陆的体制内的学习结构里,是不存在自主学习的空间。
大陆的创新教育是放弃了改变体制内的想法,最多只会提供一天或二天的活动给学校内的同学参加。
学员二:
实验或创新教育只是少数,代表大多数的学生都在传统升学导向的学习状态里。
这是我觉得不能接受的。实验学校的目的是证明自己好之后,它的原型能够被推广,去扩展、去复制去再创新的。
学员一:
深圳曾经有一个高中做过创新,变成导师制、选课制,这可能是概念上比较符合创新教育的改变。但在在校长离职后,新任校长考量升学的结下果后,这个计画就结束了。
丁丁提问:
台湾是要把体制外实验教育做到5%,大陆有没有可能也做到就学机会的5%,困难在哪里?
颇有难度但不是不可能的。如果用线性系统来看,会觉得这件事很难,但用非线性糸统来看,不一定没有机会。对于难度可能高估或低做。
学员三:
全国对我们来说不可能。二亿人的5%太大。
以深圳来说,在读学生150万,5%7万多人,也不是不可能。
几种不同的商业模式、NGO……需要更多的机构,10年内很难实现。
目前,大陆地区政府的思路,学位不够,政府的思惟是建万人大校, 所有的高中都在扩召,保持系统不崩塌的状态。
学员四:
但可能可以做到的是,让创新教育变成社会关注的点、议题,影响年轻老师可以接受自由主义、人本主义的想法。
丁丁:
思考这件事是有价值的,教育需要跟社会对话,提出一个可行的愿景。
需要让大家知道,达到这个规模需要多少教育人力?
大陆跟整个社会对话的时间,10年
整个社会会嘲笑你那千分之一呢?
你可以找到一些人一起努力。
其实不用谈中国,福建要谈合作,一片荒漠
有没有可能让深圳的1%学生,接触学习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