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班級/例會/2020.05.16”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福留子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諸引言稿
提案三、未來三次開會時間、主持人
第63行: 第63行:
  
 
===提案三、未來三次開會時間、主持人===
 
===提案三、未來三次開會時間、主持人===
#5/30,9:30
 
 
#6/27,9:30
 
#6/27,9:30
  

2020年5月20日 (三) 09:59的版本

时间地点与会者

时间:2020.05.16(五)9:30

地点:新埔国中信义楼五楼517教室

主持人:丁志仁

纪录:黄铃谕

与会者:丁志仁、戴慧茹、黄铃谕、杨逸帆(线上)、杨念祖(线上)

报告事项

一、2020均优学习论坛

  1. 预计日期:2020.6.12,13,14
  2. 地点:空房子
  3. 主题:21世纪20年代的教育进展––“21世纪20年代的教育进展”
  4. 形式:10%实体混搭90%线上,实体教室采梅花座安排。取消:住宿、订餐、交通车、晚会、OST
    以四间教室同步进行议程,引言人、与谈人、一至二位报名者现场参加议程,其余人员线上参加议程。
    各教室同时进行 jit.si meet 会议与 youtybe 直播。

讨论事项

提案一、部分班级议程提案:

  1. 预计日期:2020.6.14上午
  2. 分钟数:120分
  3. 议程名称:推动部分班级办理实验教育
  4. 短代名:部分班级实验教育
  5. 提案单位:部分班级实验教育推动小组
  6. 议程负责人:戴慧茹
  7. 均优引言讨论(文字与邀请与谈人)
  8. 议程简介:
    • 大学:(逸帆)目前无法办理实验教育,若允许大学可办部分班级是会有意义的。请逸帆研议适合大学办理部分班级的条例提供修法参考。
    • 平价:(念祖、灏芝)民办实验教育偏贵,部分班级可以改善。
    • 体制老师办学:(嘉玲、慧茹)提供前5%体制老师翻转教学,108课纲领纲限制仍大。
    • 教育桥接:(丁丁或找人)提供体制内外教师的交流与合作。
    • 特殊需求班级:(嫺霓)
    • 注:原民法21条(原民办理部分班级实验教育法源)

  9. 高教部分建议:
    • 高教部分需要做诉求对照表:
      1. 现况/未来
      2. 修法部位:目前可处理、未来处理
    • 邀请人员:李天健很不好邀,如果现在不能确定,可能就邀不到了。
      1. 只有一个人:10分钟
      2. 二个人:20分钟
      3. 三个人:30分钟
    • 整理第一阶段诉求点:
      1. 哪些受学校型态实验教育条例母法规范
      2. 哪些受学校型态实验教育条例施行法规范
      3. 哪些受大学法规范

提案二、“特殊学习需求学生在申请实验教育中的权益与可运用资源”

  1. 议程名称:“特殊学习需求学生在申请实验教育中的权益与可运用资源”
  2. 短代名:特需生的实验教育
  3. 提案单位:政大实验教育推动中心
  4. 议程负责人:陈嫺霓
  5. 建议时段:6/14(日)下午 90分钟 引言及与谈人每位发言15-18分钟
  6. 主持人:陈嫺霓(政大实验教育推动中心研究助理)
  7. 拟邀与谈:
    1. 曲智鑛 陶玺特殊教育工作室创办人/无界塾副塾长
    2. 黄晶晶 选择性缄默症协会理事长
    3. 赖英宏 台北市东区特教资源中心资深情绪行为障碍辅导教师
    4. 吴淑敏 桃园市实验教育自主学习3.0计画主持人/台北市立大学特殊教育学系助理教授

提案三、未来三次开会时间、主持人

  1. 6/27,9:30

工作进度

  1. 把120分钟议程分成二段
  2. planA:
    • 大学(20)+教育桥接(20)+休息(5)
    • 平价(20)+特殊需求(20)+体制教师(15)
    • 综合座谈(20)
  3. planB:
    • 大学(30)+休息(5)
    • 平价(15)+特殊需求(15)+休息(5)
    • 体制教师(15)+教育桥接(20)
    • 综合座谈(20)
  4. 线上20~30人

诸引言稿

推动部分班级办理实验教育/教育桥接

部分班级实验教育(以下简称“适性学习实验班”),虽然其主体隶属于申请的体制学校,但在以下三方面是与体制学校外的相关资源合作办学的:

  1. 学习支持者
  2. 学习场域
  3. 财力物力

依据《国民教育法》第 8 条与《 高级中等教育法》第 43 条“学校规划课程并得结合社会资源充实教学活动。”此一规定在“适性学习实验班”与依据课纲施教的其他班级比较,则前者更须体现“开门办教育”与“让同学在网络中学习取代同学在校区内的精神。

学习支持者

虽然在法律用语中仍依循传统“教学典范”使用“教师”一词,然而在“适性学习实验班”中经常会采用“自主学习典范”,使用“学习支持者”或“资深学习者”可能更为恰当。

依本推动小组所提修法草案第十六条建议:“申请部分班级实验教育团队得跨校组成,并与办学团队成员或教师所在学校办理区域合作,办学团队中持有合格教师证成员须达二分之一以上。”意即,可以有半数的办学团队成员可以由体制学校以外的人员担任。这还未计入选修课教师及同学自行组课所延请的单门课教师。所以,其他学校老师、非体制学校老师参与到适性学习班的学习支持活动空间很大。

除了老师可能是家长、学生、工程师、艺术家、水电工人、临牀心理师…以外,班上的老师也可能因为有兴趣选课,所以有可能成为学生的同学,甚至成为学生的学生(学生组课开课时)。所以前面才称老师其实只是“资深学习者”而学生可称为“资浅学习者”,两者是同学,相互学习。只是资深学习者对资浅学习者有陪伴、向导、教练等角色,并在为人处世、学习态度上是资浅学习者的榜样。在此脉络下,传统师尊生卑的不对称性被降到最低。

学习场域

“适性学习实验班”会强调“无界学习”,即:将整个世界当成一个没有屋顶的大学校。如果“无界学习”符合三要件:移地、学习者策画、群学,那就升级为“行动学习”。而“行动学习”早就是体制外实验教育的课程特征,几乎所有正派经营的实验教育团体、机构、学校,乃至于共学团,都会安排这一大类的课程。

所以“适性学习实验班”不但会与山打交道,会与河、海打交道,还会与无数社会上的机构打交道:雷亚手机游戏公司、气象局、动物园…。

传统上,学校是老师和行政人员的学校;教育是教育人员的教育。百工百业的社会人士是没什么机会参与到教育这个禁脔的。但“适性学习实验班”会改变这一点。

基于“无界学习”的精神,“适性学习实验班”也会到社会上的其他单位去担任志工与见习者,以落实“务实致用”与“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理念。所以“适性学习实验班”与社会是有来有往相互参与的关系,不是单向付出的关系。

财力物力

“适性学习实验班”不具备法人的资格,是它的申办校才具有法人的资格。所以我们建议:申办校要为“适性学习实验班”成立一个专案,此专案至少要专帐管理,如果能够有专户管理则更好。外界对学校所捐的物资与金钱,可以指定用途于此专案上。专案结束,财产金钱归于学校,班上任何人不能带走。

由于以“个别指导”为基础的课程设计,需要比标准班更高的师生比,地方政府拨款更多给“适性学习实验班”不一定各方都会认同,但“适性学习实验班”可以向认同其理念的企业或个人募款,来弥补这个师生比上的差额。


推动部分班级办理实验教育/体制教师办学(论述脉络)/戴慧茹20200515

体制教师办学(论述脉络) 一、体制内教师对“部分班级办理实验教育”的期待与需求

(一)五年来学校型态实验教育从8所到80所,实验教育的动能不容小觑,对其中()所学校都是6班以下的偏远小校
(二)教师社群、线上共备、教学翻转的风气越发兴盛,教师对课堂样貌的想像已与以往不同。
(三)实验教育师培凝聚更多教育工作者对在大型学校里实现“部分班级办理实验教育”的渴望,举例: 鄢鄢、嘉玲的文章各一段。
(四)我个人从体制内走到实验教育的追求
  1. 打破一本本教科书,进行跨领域、统整性的课程设计。
  2. 课堂的进行不一定是以一样的内容一起开始,以达到一样的目标一起结束。
  3. 不用跟同年级的其他班级绑在一起定期评量
  4. 可以拉更多伙伴一起来“教与学”,我不用自己一个人硬扛。
(五)检视现行教育环境,体制学校转型的限制、课纲的限制、公办公营实验教育学校续任校长遴选不易……等因素,在大型学校实施“部分班级办理实验教育”势在必行。
(六)办理“部分班级办理实验教育”的更高展望:由5%前导教师启动教育新纪元。

二、条文修正

三、建议办理方式


推动部分班级办理实验教育/体制教师办学(论述脉络)/杨逸帆20200515

  • 议题:高教端的“部分学程”实验教育
  • 与谈人人选:
    1. 李天健:清大拾穗&创新育成中心主任,自有社团经营地方学&创生,为高教新视界公办民营实验高教研究计画协同主持人
    2. 苏育德:交大百川前主任,为高教新视界公办民营实验高教研究计画协同主持人
    3. 沈洁伃:交大百川学生,台大未来大学计画推动小组,曾写文分析既有高教实验学程之限制与不足
  • 议题内容:
    1. 既有大学实验之限制与不足:借镜部分学程实验教育先驱清大拾穗/交大百川/成大不分系等经验
    2. 学校型态实验高教之高设立门槛:实验三法,高教仅开放学校型态,且尚未有核准设立之单位。“部分学程实验教育”或可使高教阶段之实验教育以相对稳当之机制降低门槛?
  • 案例参考:
    1. Minerva以Keck Graduate Institute所属学院成立高等教育之公共性:
      1. 高等教育作为公有财之终生成长、社会参与、知识生产场域,是否可能透过“部分学程实验教育”进一步实现?
      2. USR模式(仍以供需模式合作为主?)之不足与进阶之可能?
    2. 借镜清大华德福中心模式,“部分学程实验教育”是否可能与地方社会、公民或专业团体合作设立,促进大学与其进一步合作,减少大学内学与习、知与行之落差,亦丰富成人教育的可能性?
      1. 终生成长与成人教育之典范转移/实验教育化可能:因应实验教育带来“饲料鸡”到“放山鸡”的学习典范转移,“部分学程实验教育”是否可能让大学出现更加自主导向、不受修业年限所制之终生学习空间?
      2. 社会人在大学之附设实验教育学程提规模不一(如:学分<学程<学位)的自学计画?
      3. 校内学生、研究者、教师皆可自发,提出创设实验教育学程之计画,让“教学-研究-社会参与”之高教三元素得以更敏捷地推动?教师亦可借此创设与个人研究相关之实验学程(且可设年限,在年限内结案),以更有益研究之互动共学模式,补足既有“教授研究后开设相关课程给学生”“教授付钱找学生打工当助理”之不足?
      4. 知识生产之自由、平等、去支配与去垄断:借镜实验三法之个人与团体自学,以及英、澳、日等国之“论文博士”“Ph.D. by publication”制,部分学程实验教育是否可能提供民间知识份子、在野学者(如:台湾众多专精地方文史之工作者)合适的研究场域,辅助其知识生产之严谨性,亦为学术圈注入活水?
      5. 独立研究者/民间知识份子/在野学者透过实验教育之研究所(硕博士班),与主流学者合作,提出学习/研究计画;大学端提供顾问与检核,辅助自主深造与独立研究?
学校型态实验教育实施条例修订对照表190326.docx
[修订]专科以上学校型态实验教育许可与设校及教学品质保证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