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教师说明文

来自福留子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致 对教育有不同想像,觉得事情总得不一样的教师们:

身为教师,我们在教育现场看到很多孩子在等待生命过去。他们不是没有创意或想法,只是没有办法做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身为老师,我们不是不想创造可以让孩子施展的空间,只是我们也没办法做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课纲,限制了教学时程的弹性、限制了教学的自由度,强迫孩子的生命发展与学习进度必须紧跟着课纲设计的节奏。


即使新课纲在许多方面都有松绑,但评量方式与课表结构若未改变,有望开花结果的创意与想法还是会迫于「进度」而只得作罢。要想落实适性教育的精神,让孩子可以真正在适合自己学习进度与生命发展的节奏上受教育,我们会需要有个没有课纲限制的教育环境。


然而,不受课纲拘束的实验学校并不多见。有志于此的教育工作者,可能会陷于离开现在的生活环境、或迎来重大的生活型态转变,才得以真正投入实验教育的困境。然而这样的阻碍,将有可能变得不再如此困窘。


现在,我们正在尝试推动修法,将教育多元的可能性,用另一种方式呈现在公办教育体制中。让公立中小学可以依新法,在原校(或跨校)进行「部分班级办理实验学校」。帮助公立学校中有意愿的教育工作者,使他们不需要说服全校都必须转型(依旧法)、而可以有更灵活的法规空间实施实验教育。让每一所公立学校,都有机会打造让每一个孩子、家长因着多元的教育可能而踏实成长的环境;让每一所公立学校,都有机会让教育工作者来打造这样的环境。


身为教师,我们在教育现场,看到很多孩子在等待生命过去。 他们不是没有创意或想法,只是没有办法做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 以上用「教师」替换「孩子」其实也是一样的。


这个世界变化的如此之快,而公立学校负重太多,要加速跟上改变颇有难度。 然而社会期盼教师专业,教育现场的老师,徒有热情,受限于课纲,时间与空间不到位,还要负担各种非关教学的事务,无论有形无形,都难以施展手脚。

即使新课纲在许多方便都有松绑,但学校本身评量方式与课表结构若未改变,最后创意与想法还是会迫于”主科”进度而压缩。 举例而言,在自然科学领域的教学上,老师不只是带着孩子进行被动的「校外教学」,有学校为解决学校落叶过多的问题,开始自制落叶堆肥,同时引进具有生菌、木工专长的家长来提高效率,这样因为有了动机,就能主动去做应做想做之事,有效与他人或环境互动,尝试改变社会等等,此时若有更弹性的空间可以先备学习,创意设计,同样的主题也能发展不同的教案。 如此,也才能真正落实适性教育的精神。


现在,我们正在尝试推动修法,将教育多元的可能性,用另一种方式呈现在公办教育体制中。让公立中小学可以依新法,在原校(或跨校)进行「部分班级办理实验学校」。帮助公立学校中有意愿的教育工作者,不需要说服全校都必须转型(依旧法)、而可以有更灵活的法规空间实施实验教育。让每一所公立学校,都有机会打造让每一个孩子、家长因着多元的教育可能而踏实成长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