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租稅負擔率,推動學前教育公共化

来自福留子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什麼是租稅負擔率

政府收入來源主要有稅、費、捐、債四大項,「稅」是依法向人民課徵的各種稅款,「費」則八項社會保險費用,由被保險人及雇主負擔部分,「捐」如菸品健康捐、公益彩券社會福利捐等,並適時視需要舉「債」支應。

而其中第一大項稅除以 GDP 即為租稅負擔率。這個指標可以衡量一個社會將多少財富的比例用於公共支出。

台灣的租稅負擔率 2016 年 為12.9%,僅比產油國、阿聯(杜拜所在地)、阿曼等國還要高(請參閱http://www.mof.gov.tw/public/Data/statistic/Year_Fin/105電子書/htm/33090.pdf)。比較國際各國:新加坡14.1%、韓國為18.5%、日本為19.3%、美國20.1%、德國的22.9%、英國26.5%、法國的28.6%、瑞典為33.6%、丹麥為46.6%,台灣與他們相比,租稅負擔率明顯偏低。

台灣租稅負擔率偏低的原因

  1. 偏袒資本利得,如對股利所得課稅新制採分離課稅,採較低的稅率(由綜所稅稅率40%,但富人可選擇將股利所得分離課稅按26%稅率繳稅)。表面理由是吸引外資,但其實台灣資金過剩,早已過了要用低租稅來吸引外資的時期。
  2. 政治上討好選民與減稅,事實上台灣在 1990 年(最後一任國民大會選舉李登輝總統就任)的租稅負擔率還有20%,接近於日本,但這 26 年來不斷減稅,才有今天的結果。而減稅常是富人減大稅,升斗小民減小稅。

由於全球暖化、極端氣候,台灣需要更多的公共支出用於環境治理;而面臨少子女化和高齡化社會的到來,台灣也需要投入更多的公共支出在老人照護與學前教育上。12%~13%絕對不夠,不進行改變,會導致台灣環境治理不足,老人照護的和幼兒托育負擔拖跨多數中產家庭。

我們的主張

  • 恢復租稅負提率到 20%
    1. 台灣目前國內缺的不是資金(爛頭寸太多),所以用低稅率來吸引投資只是話術。
    2. 台灣過去也曾經有租稅負提率到 20% 的時候。
    3. 把這個目標當成大方向,一步一步去做,而不是一步到位。
  • 恢復租稅負提率到 20% 的過程中,逐漸去強化環境治理、老人照護、公共托育。
    1. 例如屋頂太陽能板的裝置,不應由政府補助40%,改成政府零出資。
    2. 例如我們父母的老年,應該有社團等社群支持系統,結合運動、營養、認知訓練、社會參與及慢病管理的整體策略,提升體能、降低衰弱狀態、改善認知功能、減少憂鬱症狀,以降低「健康調整餘命」(台灣在2013年時,男性一生中約有8年、女性約有10年不健康的歲月)。
    3. 推動學前教育的公共化,而不是用幼兒教育券去誘導私立幼稚園漲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