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星培力/從實驗到改良

来自福留子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感謝政大台灣實驗推動中心去年的「實驗教育工作者一梯培力」,沒有這個計畫的成功,就沒有以此為基礎,推動海星培力的可能。

海星一梯的七大階段

  1. 簡易面談——向報名者說明本社群與年度計畫:
    • 培力七階段
    • 社群傳統
    • 培力特點
    • 學員須要負擔的時間與金錢
    • 價值觀——公共性
      1. 共享:我為人人,人人為我。
      2. 營利不以機密性與授權金為基礎:苦力模式優先為印鈔機模式。
      3. 公平分擔,平等書寫。
      4. 謹慎面對名利。
    然後進行「自我診斷+雙向選擇」,目標有兩個:
    1. 新成員自我診斷其需求和風格否適合加入海星培力,以降低新成員因誤解而浪費自己時間、金錢風險。
    2. 新成員和原有成員之間進行雙向討論,增進相互了解與默契。
  2. 共識營(第一次為 2019.7.20~21)——讓學員「自組織」並建立治理架構,以俾決定:
    • 組課共學簡則與場域修練簡則
    • 共同必修課:鼓勵要有能提供「同屆成員大量互動」的討論課。
    • 共同選修課:其中「海星增殖計劃」一定要成課。
    • 共同服務課:如「組課共學協作」,不一定要成課。
    • 定期會議的日期與決議有效額數。
  3. 組課共學
    • 18小時為一學分。
    • 參與並完成「海星增殖」為一學分。要「完成」而不是「成功」。
    • 自每梯次共識營開始,達成以下要件者為成熟海星:
      1. 兩年內修畢 5 學分,以維持一定的學習強度與密度。
      2. 發起組課(擔任課主)超過兩學分。
      3. 完成場域修練。
      4. 完成成果發表。
    • 建議的組課的標準模式為:36小時+36小時+18小時,總共90小時。
    • 每門組課有惟一 ID ,形成自己的線上記帳介面,而且必須記帳。
    • 每門的組課的收支,以「自給自足,公平分擔」為原則。
    • 每個人在記帳系統中都有個人收支的辨識欄位。
    • 漸漸讓海星「記帳服務」成為「跨校選修/記帳服務」的「子集」。
    • 每門組課至少三人可以成課,可收外修生,須要兩位課主(組課發起人),其中一位必須是海星一期的成員
  4. 場域修練:
    • 與組課共學目同步進行
    • 小時數下限待定
    • 場域含:
      1. 治理會議通過的各項教育社運倡議
      2. 「三法」或「籌備中」或「具實驗教育精神」的學校、機構或團體
      3. 「教學經驗三年以上之達人」
      4. 「其他學員之公開觀課議課」
  5. 組課典藏與學習履歷完成
    • 對組課與學習歷程進行準永久性保存:硬體/軟體/資料三者分離,資料定期自動備份,定期異地備份
    • 對「學習大規模重新洗牌」進行當代適應
    • 與部分社大合作融通學習認證
    • 讓學習垂直發展:小海星、成熟海星(一級教育自造者)、精熟海星(二級教育自造者)、裁判海星(三級教育自造者)
    • 讓學習水平發展:學分標籤,初期標籤數小於組課總數。
  6. 成果發表
    • 培養社群成員日後帶領或指導同學辦理「成果發表」的能力。
    • 反思並整理組課共學與場域修練的學習進益。
    • 維持社群培力的水準。
  7. 海星增殖
    • 讓社群培力能生生不息。
    • 為實驗教育、社區大學、學前教育、教師進修的新典範發展提供人才。

改變

一、改變的核心

進一步落實「自造精神」:回歸本質,自主學習可以這樣單純:每個「普通人」都能透過合作,動手打造符合自己需求的學習。

  1. 全自造精神培力出來的學員,日後大約能帶動「半自主學習」;半自主學習培力出來的學員,日後大約能帶動「活化教學」。
    • 增加學員「自組織」,減少學員被組織
    • 少做「外銷派」,專門外銷大道理給同學實踐。
    • 不「打假球」(老師希望教出自主學習的學生,可是自己不會自主學習;老師希望教出參與民主政治的公民,可是自己不讓學生參與課程或班上事物的決策)
  2. 選拔式的面談改成「自我診斷+雙向選擇」的簡易面談

二、減法操作

  1. 不用養人,不用靠政府大額補助:
    • 單位成本較低,經濟規模較小:30->40 vs 30->10~15
    • 進行節奏彈性較大,如一個報名者就可以進行簡易面談,10個人就可以開共識營,幾個人就可以辦成果發表。
    • 不用依教育部的核結作業要點用錢
  2. 簡易面談
  3. 「公積金」大幅降低,只用於如共識營、雲端平台、海星增殖策劃等活動,約會降到 3000~4000 /每人。也由預收,改為後結。
  4. 認為老師是資深學習者,同學是資淺學習者,雙方是合作共學的。進一步降低兩者之間的「不對稱性」。所以無須「用大頭當誘餌」(即社群內有大師開課,大家來參與海星的目的不是以自造精神出發,而是被這些大師所吸引),也沒有「國王冊封騎士」(為了拿到結業證明而來,不是為了實踐自造精神)。

三、加法操作

(一)網絡與社群

「教育自造者培力社群傳統芻議」:

  1. 教育自造者的成長應列我們的首要目的。
  2. 整個社群應維持學習資源與資訊的共享,讓社群成員平等取得。
  3. 我們之中的領袖只是受委託的僕人。
  4. 每一群別應是自治的,但影響到其他群別或整個教育自造者培力社群者為例外。
  5. 每一個群別應儘量自給自足。
  6. 每一個群別應儘量以工作圈模式維持分工的彈性,但服務中心可以雇用專門的工作人員。
  7. 組課共學應該是各群別重要的學習方式。
  8. 自主學習應該是各群別重視的學習風格。
  9. 任一群別不應認可或允許外界的機構使用「教育自造者培力」的名字,以免因為利益將我們推離首要目的。
  10. 我們的公共關係政策是建基於吸引新人參與,而非為了自我宣傳。

增加對外接觸的表面積:

  1. 每一門組課的基本說明都是對社會說明,都是接觸介面。
  2. 各贊助者一起在撐培力。

每一隻小海星都是一個小的「學習公社」,在學習、經濟、生活三方面協作。

(二)增強學習資源共享(公共性)

  1. CC 3.0 授權
  2. 組課的準永久性典藏

PS.專任助理計畫結束就會離去,但社群卻會長遠存在

(三)社群成員學習歷程建置、保管、運用

  1. 準永久性保存
  2. 對「學習大規模重洗牌」的當代適應
  3. 準備找社大合作融通學習認證
  4. 垂直發展:小海星、成熟海星(一級教育自造者)、精熟海星(二級教育自造者)、裁判海星(三級教育自造者)
  5. 水平發展:學分標籤,初期標籤數小於組課總數。

已參與成員

  • 社群成員(認同共同傳統+成熟海星):丁丁、鄭同僚、詹志禹、邱綉惠、游士賢、林宇祥、張嘉玲、黃思宇,
  • 贊助者:振鐸學會(窗口丁志仁,游士賢,施雅敏)、自主學習促進會(?)、政大實驗教育推動中心(窗口鄭同僚,詹志禹)、T F T(窗口王宇生)、宜蘭人文國中小(窗口周樂生)、(全人實驗中學)
    預計再找:嘉禾書院、種籽實小鄭婉如、誠致教育基金會、新莊社大、社大全促會、后豐社大、原來學苑朱佳仁、周樂生、李天健
  • 工作小組(分擔工作):丁丁、邱綉惠、游士賢、張嘉玲、黃思宇、施雅敏、林宜蓁、朱純良、詹鳴深、劉瑞玲、度昀奇、陳奕君、鄧宇、林建彰、蔡珠玲、林青高
  • 海星一期學員:丁志仁、游士賢、張嘉玲、黃思宇、施雅敏、林宜蓁、朱純良、詹鳴深、劉瑞玲、度昀奇、周樂生

計畫Q&A